yaky

头像是柠萌太太画的!

新年快乐,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不做不知道一做吓一跳,2019真的达成了去年的目标继续咸鱼


@云朵有点甜🌸的点图,是一幅不太符合这个季节的图希望不介意_(:з」∠)_虽然但是还是把这个补完了

钻石入油(σ゚∀゚)σ

 @茶米菓子🍡  

拖了挺久的点图,真不好意思><

这张图也做了入油,还做了另外一个……现在先保密

入油真的好好看🥰当然闪粉也是,背景的渐变层是阿点帮忙弄的。◕‿◕。

大家快来看看神仙太太们画的神仙本

千素槿:

法希花嫁主題系列終於出刊~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這次除了國內的神仙太太以外~依舊有特別邀請日韓的太太~
由於要趕CP,所以預售時間比較短,需要的就抓緊拍下啦

【场贩地址】点这里

【通贩地址】点这里

【微博转发抽奖】点这里看置顶

【刊名】《Shine Forever》
【人物】雙子星公主 法希 法音x希爾杜
【時間】預售期間是即日起至11月30日
【特典】16cm雙插立牌 / 閃粉掛件 / 雙閃徽章

【法希】灵魂对调进行(上)

大家快来看看✧*。٩(ˊᗜˋ*)و✧*。

___🍥:

@yaky 的点文,上次是说正正好有时间写的,结果已经隔了好久好久,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卡文真的卡了太久了对不起otz。最后决定分上,下,把写好的先发出来好了,后面那部分想好怎么处理好再发出来:-I


.
一排排的小风筝划过蓝得透亮的天空,太阳国今天好热闹,各处装点着五彩缤纷的气球和彩花,街头巷尾的小朋友拿着各自的小玩意儿迎着风到处跑,后边跟着嘴上不停地喊着“你慢点儿”的家长。在他们的身边,流动摊贩的脸上也散发着节日的欢乐。大街小巷到处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作为气氛的集源地,太阳国城堡更是熙攘出一幕幕繁盛的景象,走廊上的女佣们正匆匆忙忙的来返着,各个角落都随处可见忙绿的背影。加梅洛特提起裙摆,“蹬蹬”跑过急急忙忙的人流,冲向阳台,推开窗,好大的一声——“公主们呢?”

作为17岁生日庆典的主人公,两位即将登场的镜头看来实在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露露提供了已知的最新情报,于是加梅洛特干净利落的折返回公主们所在的房间。只是气势汹汹的脚步声还没到达房间门口,两位公主就已经像是被谁狠狠推了一把,趔趄地冲出了房间,又很好的在加梅洛特面前稳住。眼神中明显带了些焦躁不安:“你……你好,加……梅洛特。”加梅洛特双手撑腰,在余光里注意到房间内的身影时忽然稳住了身影,变回了得体优雅的高级管家:“请公主们尽快梳妆打扮,在晚宴开始前去后台准备登台仪式。”

“好的。”莲音微微弯下腰,向加梅洛塔行了个标准的屈膝礼,顺便扯了一把站在一旁显得有些不配合的法音。站在莲音边上的法音跟往常不太一样,整个人看起来就像青春期的少年一样别扭,在挨了加梅洛特一记颇含威慑力的疑惑目光后,不得已地跟着行了屈膝礼。

加梅洛特瞧着法音怎么着都不怎么自在的模样,飞快地凑到了莲音耳边悄悄话:“法音公主这是怎么了?”莲音也附耳过去:“估计法音公主是有些紧张吧,毕竟是快要成年的仪式。”加梅洛特点点头,站直了身体教育:“法音公主你现在开始有这个意识很好,不要紧张,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出错的。”顿了顿,忽然阴沉:“而且你千万不要给我出错。”法音有点无力地在加梅洛特的目光下停止虐待自己的裙摆,觉得自己压力不小。

“还有,”加梅洛特眼睛往房间内瞟了瞟:“别以为我没看见。两位王子特地过来可以看得出对你俩的重视,千万不可以让他们看笑话。”

“好的好的。”莲音含着笑。

“除此之外,”作为一个十分操心公主终身大事的管家,加梅洛特尽职尽责的发出了暗示:“你们在别的方面也可以努力一下了。”不意外地看到法音公主停止住了不安分的扭动,耳朵开始渐渐有些发红。

待加梅洛特离去,房间内等待以久的两位王子有些过分热情地迎了上来,目光热烈。“怎么样怎么样?”“加梅洛特说了什么?”

法音回身关好了房间门:“就平常和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些话从我认识你们起就不断听到的话。”

“啊……加梅洛特真不给面子……”希尔杜和布莱德垂下肩膀,丧气地想跳舞,并且真的有了那么一些要扭动的样子。这个场景先是凝固了几秒,然后莲音开始优雅鼓掌:“真是少见的样子呢。”

两位王子看着对面的“自己”做出各种从没在自己身体上出现过的动作,内心煎熬,这应该是针对身体和灵魂被对调这件,发生在神秘星球这个重要的日子里的,最无奈的事了吧。

事情是这样的,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几个小时以前。四人本来好好的在房间里商量事情,从突如其来的一阵眩晕中清醒过来后,发觉了一件发生在今年最诡异的事件。法音发现自己和希尔杜对调了身体,莲音和布莱德对调了身体。而且毫无头绪毫无方法,连普莫自从说要回小花坛修练以后,也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在了。在承受了非外人想象的震惊程度后,冷静下来的四个人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那接下来就是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那样,先由希尔杜和布莱德带着我们的身体解决庆典的事,之后再去找恢复的办法。”

看着对面自己的身体,和对裙摆依然不是很自在的两位‘公主’。‘王子们’突然扬起手,异口同声:“一定没问题的!我们来跳‘加油加油’舞给你们鼓励吧!”

“住手!”

“不要!”



法音莲音肖想过很多次17岁那天的生日宴,想象中有她们非常完美的完成好了每一个环节,引来众人的惊艳,得到发自内心的一句:“公主们真的长大了”,又或者是她们又出了小小的状况,踩到裙摆又或许是因为什么事情迟到,冒冒失失的赶到现场,换来一句“啊,还是老样子啊。”她们内心可能会有些失落,但好在也能很快抛到脑后。生日宴会当天的场景已经在脑海中以各种形式上演了好多遍,也一改往日的懈怠私下练习过好多次。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是,竟然会是以旁观者的形象。

但是,好完美啊——好完美的表现啊。

希尔杜这个人吧,别扭归别扭。但一想到好歹也是自己女朋友的17岁重要生日宴,做得是那么的像模像样——连加梅洛特看了都说好。布莱德就不用说了,甚至还有点自娱自乐的享受意味在里面,将公主礼仪的优雅做到了顶尖。

以法音莲音面貌站在舞台上的两个人,简直在发光。

加梅洛特咬着手绢就站在她俩旁边,眼泪稀里哗啦流个不停:“不愧是我们太阳国的公主,太出色了呜呜呜。”

法音看着自己站在台上,挺直着背,下巴有些微微扬起的模样。陌生又熟悉。台上的她浑身散发出淡淡的疏离,目光向下望去带了点倨傲和冷冽。希尔杜是有非常温和的样子的,他会常常看着她很好脾气的笑以及很亲近的和她说话。所以她常常忘了希尔杜的这一面,会有点骄傲的,和旁人疏离的模样。没想到会透过自己,看见那个好久不见的希尔杜。站在簇拥者前,高高王座上的希尔杜。

刚下舞台,其他国家的公主就叽叽喳喳地围上来了,法音看得出希尔杜微微一僵,紧接着也看见阿鲁迪沙企图通过对他毫不优雅的殴打,把法音变回“平常的模样”,而一旁的水滴国公主正准备因为她俩今天的优异表现拥抱她们。

法音听见莲音“啊”了一声,已经很有默契的一同冲了出去。

“哥哥!”阿鲁迪沙注意到了他们,恢复成了和尊贵的模样。希尔杜透过法音的脸,露出了点苦不堪言的样子。

“啊?……啊!”莲音很快反应过来,粗了粗嗓音,后来发现没有什么必要:“阿鲁迪沙!不可以这样!”

“你看看法音今天是不是不太一样?”阿鲁迪沙侧过脸去盯‘希尔杜’,严重怀疑是不是因为和他呆久了,磁场也受到了影响。

法音有点汗颜,努力维持住希尔杜本身很高贵的样子,想着他平日的模样,于是也透出淡淡的冷清。

希尔杜本身就觉得这个场景已经有够诡异了,人一多他更是有点受不住。只是法音莲音作为生日宴会的主角,之后还有更多的场景需要他们出面,即使在场的各位作为各国的公主,也是逃不过对于八卦的欲望,自顾自的形成了一个小圈子,把法音莲音本尊隔离在了外边。

“欸!”阿鲁迪沙掰过希尔杜:“法音我问你,我哥和希尔杜提过婚礼的事情吗?”

‘法音’配合地摇脑袋。

“这样不行啊……”

“还是得有个计划……”

趁着希尔杜和布莱德被围着叽叽喳喳,法音莲音在包围圈的缝隙中和他们对视,眼神不言而喻——你们处理!我们去找普莫!



路过的随从吃惊地看着两位王子把脚跑成了一个圈圈,非常熟悉的影子掠过眼前,揉了揉眼睛,两人早已消失在了自己眼前。

“普莫——”喊声能震慑整个花园,普莫是很狼狈的突然出现的,像是土地老人似的从底下弹了出来,随后看着两位王子放大的脸,被扯着身子晃来晃去:“普莫——怎么办嘛——”

这充满磁性的拉长的语调……普莫努力回神:“两位王子,请冷静——”

“冷静不了了普莫——我们变成希尔杜(布莱德)了——”

“欸?”普莫奋力让自己从两位公主的手心中挣脱,感到震惊:“怎么变成这样的?”

“我们早上碰面的时候突然变的。”

“布莱德正问我,我有没有想过婚礼的事情……然后……我还以为是我太幸福了了引起的晕眩感呢……”

“清醒了了就发现自己站对面,而且第一次俯视自己欸。”法音回想当时的场景,心里竟还有些酥酥麻麻的感觉。

普莫绕着她俩催促:“你们先回宴会上去,我给你们想想这是怎么回事。”



宴会已经到了跳舞的环节,音乐声奏起,华美的序幕拉开,正是他们俩出场的时间。

牵过喜欢的人的手到舞池中间,法音揽着自己的腰身,小心翼翼地垂目观察希尔杜的表情,对方明显是不自然的,但竟然能把公主舞步跳得很好,倒是本该作为男生去引导的法音一直被带着走,低头时见自己的外耳廓已经红到不行,脸上却是冬日消融般。

“普莫怎么说?”希尔杜抬眸时看到的则是自己溜圆了眼睛一脸单纯无害的模样,目光中还似带了水光粼粼。于是又低头,有点不忍直视,感受到自己的脸在给自己带来无限的冲击,我的人设不是这样无害少年啊。啊啊。

“普莫说它尽快去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让我们不要太着急。”

只能这样了……希尔杜平复好心情,忽然察觉有略有些发烫的触感在描摹自己腰侧,这个位置本身就有些敏感,好动的手还偏偏周围捏一捏,绕圈摸一摸的。

“法音你在干嘛!”希尔杜震惊的赶紧带着她躲开舞池的视角中心,心头一阵发热,仰头使劲提醒了下。法音赶紧弯下腰来靠近他耳边安抚:“希尔杜我在想是不是真的吃得有点多啊!但我平常吃得也多啊!”

法音的内心是有点崩溃的,虽然她一直不太注重身材管理,但有可能也是体质的原因,她也从来不用担心这方面。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都没有运动,今天她以希尔杜的角度去触碰腰侧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肉肉的,而且是让她忽然有了些惊讶并且在意的程度。

希尔杜的内心也是崩溃的,可是明显和她的崩溃不一样。



不远处在和奥拉跳舞的阿鲁迪沙把舞池中央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五官挤成了一块儿,这四个人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酸臭味。

普莫飞进宴会现场找她们的时间扣得刚刚好,宴会接近尾声。所有人都要离去,并会在很久很久以后,还会提起公主们17岁生日时闪闪发光的模样,并且私下有女士直言:“想嫁。”让法音莲音心虚得不行,在没法懈怠的往后开始高标准要求自己,也的确成为了各国小公主们心中的小榜样。

但是目前的荣光都暂且是靠两位学习天赋超群的王子赋予的。以至于宴会结束后还沉浸在闪闪发光的自己的模样和各路人马的赞扬声中,尤其其中几位还是经常爱看她们笑话的鸡鸭鹅ABC。

“不愧是布莱德!”莲音垂泪。

“别管那个了!”普莫使劲晃着莲音将她晃回了现实世界:“我找到把你们变回去的方法了!”

普莫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本厚厚的书,摊在桌面上指给她们看:“你们还记得那次神秘森林里的事吗?记忆中你们有过一次着装对调。”

“这次其实和那次事件有类似性质……但不是在做梦,你们发生的一切都还是真实的。但可能是因为之前黑水晶被消灭后,它的磁场还或多或少还有在影响着神秘星球,就像之前那例兔子突然开口说话的事情,以及从那以后发生过的各种无法解释的事情一样,过了一段时间就又会恢复正常。”

“你们这次可能就是刚好撞上了。目前没有过真正有效的解决办法,可能要些时间,你们自己就恢复了吧。”